您的位置:

为什么我的孩子真的爱学习?

檩子:这段时间我又翻了下畅销书作家 Daniel Pink 的代表作 Drive -《驱动力》;这书已经出版好多年了,还在各大畅销榜上长期呆着,可见人的驱动力是一个地球人都关心的永恒热门话题。这本书谈论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在奖励和惩罚都不管用的时候,如何激发人的热情?

我感觉这个问题上,爸爸妈妈们的感受会特别强烈:比如,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主动去学习,不用大人在后面催促,拨一拨动一动;不过这种境界,多数孩子好像还没达到 ... 

怎么办?大家都希望效仿一些简单好用的方法,能让自家小孩“就范” --- 于是,就跟企业一样,想出各种奖励和惩罚措施,希望孩子被这些“外部动力”驱使,能把自己管好、让大人少操心。

怎么可能?经济学上有个基本原理,叫:边际效用递减。一位开公司的朋友跟我说:每次给员工加薪,正面效益最多能持续2个月;2个月后,一般员工不会再感受到收入增加带来的“幸福感”,表现又会恢复到加薪前 ... 这不是说钱不重要,而是说钱不可能给人带来长久可持续的前进动力。人性如此!

在培养小孩心性习惯上,这个原理也许同样适用。曾经有个名师说过:

只要能唤醒一个人的内心的力量,则上什么学,学什么专业,到哪里去上学,受什么教育都可以。

这话很动听,但怎么唤醒呢?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宝典”和“方法”,但是有些经验是值得借鉴的。今天这篇文章中,居住在香港的作者凌太就有一对内在驱动力十足的儿女。她的一个观点,我很赞同:

要给他们机会感受内驱力的存在,然后经历苦思、策划、实施、失败、再尝试、直至成功(也许并没有)的过程。在一件件反复练习的小事当中,他们能不断确认行动的结果、不断积累生活的经验、慢慢聚积起内心的力量,最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做什么,然后勇敢地去追求他们的人生目标…

很正面的经验,虽然每个孩子本性不一样,生长环境不一样,但一些道理还是想通的,能给我们带来启发 ... 感谢凌太的分享!

本文由微信公号“凌太来了”授权小花生网发布

前几天糊里糊涂被朋友拉进了一个教育升学群,据说是个很难进的群,要不是有人出来了根本不会有我加入组织的机会。这个群不光孩子们是学霸,家长们也很牛,从群里发言就能看得出来。两天下来,我感到高山仰止,压力山大。

后来,有人提到了关于学习的内在驱动力问题,我这才忽然鼓起了发言的勇气,聊了好几段。聊完之后又想了一下,觉得这个话题还真挺值得聊的。

内在驱动力 VS 外在驱动力

内在驱动力也就是内在动机(internal motivation),很好理解, 就是出于人内心的需要而产生一种做事的动力。比如科学家寝食难安地想解决一个难题,经理人取得工作业绩以后非凡的自我认同和成就感,孩子对一件事情沉迷其中的反复练习.....还有我们所有那些不能赢房子赢地的个人爱好,也大都是出于内在动力。

跟这个相对的自然就是外在驱动力,也就是为了一个外在的原因做事情,比如为了得奖/升职/考高分而干一件事、为了害怕惩罚干一件事等等。

除了科学研究的结论之外,凭我们的人生经验也可以知道:干一件事儿的时候内在驱动力和外在驱动力往往是混合在一起的,但前者的能量要大得多,可以推动我们走得更远。所以不要用外在驱动力去代替内在驱动力。

就拿我自己来说吧。仔细想想自己这四十多年的人生当中,自愿也好被迫也罢,真是忙忙碌碌学了好多东西、干了好多事情。盘点一下,最后坚持得比较好的,无一例外全都是自己从小就感兴趣、有点小天分、也特想干好的。

虽然我这人没有大的野心和志向,但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内心最大的驱动力可能就是“获得自由”。我总能被自己想做的事所推动,然后做出一些重大的决定,即使承担风险、遇到挫折也心甘情愿。最后回头一看,这些决定都是对的,也成就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

不过能让我有底气在学霸群里发言的倒不是自己这点事儿,而是我觉得自己俩孩子都是非常有内在动力的人,也不止一个老师/教练说他们self-motivated(自我激励);生活当中也见过其他自我激励的孩子,所以我能看到他们的一些共性。

比如说吧,兄妹俩都比较勤快,干绝大部分事儿的时候都挺努力、不怕麻烦,自我要求相当高。尤其是哥哥,总是能积极开动脑筋,明明一步到位的事儿他总要往前多走两步。

比如,前些日子一年没见的钢琴老师有点惊叹地问我:为什么下了课哥哥会说“今天视奏没学,下节课咱们是不是得学一下?”;让他去给拿枝铅笔来,他准会再给你捎上块橡皮......在低年级的最后一学期,哥哥主动去跟老师说他要给班里刚从学前班升上来的小同学做辅导(他们是混龄班),让他们尽快适应小学环境。然后还真像模像样做了一个学期的小助教。这些要不是老师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

妹妹呢,每次课堂作业都尽量做到尽善尽美。最近说她想“出一本故事书”,然后就纠集了好朋友组成创作小组,她负责创意和画插图。这本书完成以后可以放到学校图书馆一个专门的架子上,跟其他图书一样,可以被同学借阅。

在我这个中国公立学校系统出来的家长看来,家里这俩小学生和他们的同学们是谜一般的存在:他们非常爱上学、爱阅读、自觉写作业、爱泡图书馆、能自己找一个题目做研究和presentation、习惯于探究为什么。爱学习的孩子虽不稀奇,但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完全出于内在动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从小的学习环境里,老师和家长从来都是只启发不打击,更不给压力,一年到头连个考试都没有。一学期有那么一两回中文的阶段测验,只打对错不打成绩,更别说排名次了。所以他们爱学习只可能是出于内在动力。

没有外界压力下的爱学习,是真的爱学习。不会随着压力消失而消失。

其实我并不害怕他们有学习压力,即使在国际学校,学习压力升学压力也终归会出现,而且还不小。就像前面说的,做一件事的时候内在驱动力和外在驱动力往往是混合在一起的。我只是希望后者不要占了上风,最后把内驱力给挤没了、耗光了。行尸走肉的学习方式对人整个的生活态度都有损害。

怎么才能让孩子有内在动力呢?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这个我们家长真的不能居功:其实每个人都是天生就有内在驱动力的,至少在某些事情上。家长能做的无非是尽量选择教育理念和方法都对路的学校,不要扼杀他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要鼓励和启发他们的探索,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内在动力。

总之,用养树的方法去养树,给它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发展,最后就能得到一棵健壮的树。 

很多学校的问题是整个体制和教育目标造成的,个人无能为力。但作为家长,至少可以做到降低控制欲,不要包办代替。我上年纪的朋友里,有一位曾给儿子喂饭喂到10岁。我觉得这种控制欲会摧毁内驱力——连吃饭这么本能、最有内驱力的事儿都不能亲自办,那别的事儿还用说吗?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年轻网友私信我,说她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条件,在考虑移民。她本身的专业是澳洲所欢迎的,所以想辞职后赴澳深造,她也认为自己和小家庭有走出这一步的能力,但苦恼的是父母坚决反对,各种压力阻拦加冷嘲热讽,所以现在纠结于坚持还是放弃。

我只问她:你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为什么重大的人生决定还要听父母的?她说:话虽如此,但可能我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有恐惧,所以需要父母的支持吧。

她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无话可讲。因为我既不懂澳洲移民,也无法说服别人其实作为一个成年人做事不需要父母支持。有,开心;没有,照做。只要人活着,不确定性就永远存在,摊手。

我父亲和大伯出生在30年代的中国农村,跟着寡母长大。我奶奶虽然并不识字,但特别开明和通情达理,早年就放了小脚,参加妇救会的工作。父亲和大伯都爱读书,奶奶就让他们去读,有时候还得挨家挨户借学费。那时候不像现在,乱世之中谁会觉得读书有什么功能呢?更何况是在特别艰苦的农村,所有人都劝我奶奶,一定要把儿子们留在身边,不然这么多农活谁帮你干。奶奶只是淡淡地说:他们喜欢读就让他们读吧。

小学毕业以后,听说上师范学校可以免学费,还包吃住,贫苦孩子们都觉得是一条特别好的出路。可我爸扪心自问,真的对当老师没兴趣,就没报名。后来他打听到银行学校也在招生,就想去报考。我奶奶说声好,蒸了几个馒头装在包袱里让他自己去。我爸背着馒头走啊走,走到馒头都快吃光了,才发现这个银行学校还有好几百里地呢,根本走不到,只好回家了。后来他跟我说起这个还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说奶奶怎么这么心大啊,十一二岁的孩子,也不问清楚去哪儿,就给几个馒头说,去吧!

后来我父亲自己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又跟他哥哥一起,一路念到大学。再后来,这两个爱念书的农村娃都成了大学教授。60年大饥荒的时候,在北京念大学的父亲靠着自己那点集体口粮,愣是把我奶奶从老家接到了北京。“如果当时没这么做,奶奶也会饿死的。” 父亲感慨地说。

所以我一直认为我奶奶虽然不识字,但是个勇敢、有智慧的家长。她任凭孩子们听从内心的召唤、走自己的路,即使这条路连她都一无所知,她也只说一声:去吧!

到了我们这一代,父母都忙于工作,好多事情都是我们自己做、自己决定的。因为喜欢赚钱,我从上大学开始就靠打工和做小生意自己养活自己,不管家里要钱了。经济独立之后自然所有事情自己决定,包括后来出国、工作、回国、辞职、创业、再创业、再再创业、恋爱、结婚、生子、做全职主妇......每一步都是跟着内心的动力、审时度势在走,根本没觉得需要跟父母或任何人商量(哦,结婚生子的事儿跟老公商量了一下,哈哈)。因为,我是一个成年人,这是我自己的人生。

做了母亲之后,我有很多时间陪伴孩子成长。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我也得经常提醒自己忍住了,不要事事插手、插嘴,要给他们机会感受内驱力的存在然后经历苦思、策划、实施、失败、再尝试、直至成功(也许并没有)的过程。

这比做“对”一件事要重要得多。因为在一件件反复练习的小事当中,他们能不断确认行动的结果、不断积累生活的经验、慢慢聚积起内心的力量,最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做什么,然后勇敢地去追求他们的人生目标——没错,是他们的人生,不是我们的。

如果你不确定什么事不该插手的话,那就先从兴趣班开始吧。兴趣班要自己有兴趣(内驱力)才上。运动必须要有,但项目让他们自己决定。音乐可以常听,但不学钢琴耽误不了他们的人生。有兴趣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变成没兴趣不想学了,这是人之常情,一旦开始就绝不能结束的事儿不叫兴趣,叫绑架。

妹妹曾在北京愉快地练过两年幼儿芭蕾,还通过了考试,拿了证书。来香港之后有特别好的学习条件,她的女朋友们也都在练,但她反而挺坚定地跟我说她不想练了,因为不那么喜欢跳舞。我内心虽然觉得特别遗憾,也常幻想身材颀长的她在舞台上的样子,但仍然支持了她的选择。

后来她开始学高尔夫,面对室内发球道的白墙一次次枯燥地挥杆,已经挥了两三年了,竟然越来越有兴趣,毫无怨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妹妹不是个跳舞的姑娘,是个打球的姑娘。而她自己五岁的时候就知道了。所以我为什么要在乎她是跳舞还是打球呢,我只要在她确认内心动力的时候不去干扰她就好了——如果老是老是听见我的声音,他们就听不到自己的了。

我猜有人会问:孩子需要引导,难道为了保护他们的内驱力就允许他们为所欲为吗?这个问题以前聊过:自由和责任不矛盾,它们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互相依存。家长当然要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开始好好教育他们,培养他们对知识的渴望,教给他们做人做事的规矩和原则——包括兼顾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大的原则框架定了、地基打好了,以后每一条路都是正路,不用太焦虑。

还有就是在亲子相互理解尊重基础上培养责任感。因为责任感也是一种特别重要的内驱力。在我看来,小孩子下车时知道随手把已经空了的纸巾盒带走丢掉、大家在快餐店买好食物精疲力尽坐定时发现少拿了纸杯他马上跑回去替大家拿......这些比考100分重要(当然这两件事并不矛盾)。而且100分会过期,责任感是内驱力,一生有效。

写到这儿,我反观自己:可真的是一个标准的“蒙特梭利式家长”——只强调内在动力,完全不强调外在动力。所以,哥哥妹妹爱学习这么多年,也没成学霸牛娃、没拿过奖,爱弹琴这么多年,也没去考个五级八级,从小爱玩儿那么多运动,也没专注哪一项得过什么名次......想想挺惭愧,觉得娃们以后升学都没有啥好往简历上写的,这怎么上“名校”?.....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关系:以后即使要补课,也是补“外在驱动力”这一课,这可比补“内在驱动力”那一课要容易得多啦!

文章来源:公众号“小花生网”

2019-05-09 20:43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