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我为什么不提倡过早看名著

三观没有形成之前,少看名著,尤其是主题很偏的名著。时代不同,也不一定现在的孩子就会经历书里的那种苦难。早早就一副看破红尘的苍凉心态,还以为这叫成熟。

生活的确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但真的勇士,不是“认清生活的本质,依然热爱生活?”小孩子,我希望她先看到生活的亮丽面,再去接触苦难。

人生,并非创伤越多越丰富。有些伤害,一旦造成,那条疤可能终身无法愈合。喜欢一句话,一时半会儿忘了谁说的:“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我有没记错?)

有人说,有些名著情节很有意思,比如奥斯汀。但我想说,如果只把名著当畅销书看个情节,那真是可惜了。在认识水平达不到的情况下,过早看名著,是暴殄天物。

名著之所以成为名著,在于其完整性和多面性,描写和细节的身临其境,是快餐书无法比拟的。而且,仅看情节,大多数名著都不如快餐书酣畅淋漓。所以,一般来说,我也不太喜欢名著删改本。当然,这点见仁见智,有些名著留其精华去其糟粕,也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就是改编很考验改编者功力,遇到好本子的几率真心有点低。

顺便插几段就名著译文,跟小伙伴展开的讨论:

A:“某种程度上来说,西方作者多多少少都有点啰嗦,如果译者能够适当“纠偏”,对于读者来说也是一种好事。”(P.S.此处有小伙伴吐槽雨果,讲了100页还不入正题,O(∩_∩)O哈哈~)【建议:换个作者看!】

B:“从忠实角度来说,不太可能。这种纠偏违背翻译的基本原则。只能说,中文方面,尽量注意行文。有些描写是冗长多余,还是丰富必要,估计也见仁见智。只能说选合适自己口味的作者看了。”【其实我很喜欢一条裙子都写半页的碎碎念风-_-||】

A:“那咱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 理论上来说,再好的翻译也是没办法完全传达作者意图的,既然如此,那如何传达、怎样能更好的让读者感受到原著的味道,这个度,就看翻译了。”

B:“翻译是译文的再创造吧,所有东西都有译者的创造,或许更好,或许更糟。风格,品味,感觉,这些不好定论。直观的定论就是:至少语义上不能任意增添删改,正确是基本要求。不过,有些译文或许中文抹平,其实有各种随心删改,读者不对照原文根本看不出来。这点属于防不胜防的范畴,端看译者个人操守啦!(此处点名仲泽译《瓦尔登湖》,译文各种华丽流畅,其实,跟原文风马牛不相及,木有太大关系啦)”

P.S.好译本,坏译本,或许都能读出原著的好。对大多数人而言,文字质量无关紧要。不过, 好坏都是量的积累,我还是认为:能择优尽量择优吧。好在一代比一代好,如今的译本,整体水平还是向上发展的,感恩。

2020-01-01 03:48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