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谈“逆反”与亲子沟通》

教育从来不会单方面的发生, 而是用生命影响生命。在海嘉,我们一直倡导家校共建、师生共同成长。家长教育工作是海嘉社区教育工作的重要模块,通过开展家长工作坊,我们期望,有针对性地、比较深入地帮助家庭树立更好的育儿观、构建更好的亲子关系。

作为海嘉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海嘉天津校区校长,徐加胜博士对家校共建、育儿、亲子关系有着独到的研究和探索,通过近两期的讲座,很多家长都从中获益。

今天我整理了徐博士的部分讲座内容,以期抛砖引玉,增进家校合作,更好地为孩子们提供一个优质的学习成长环境,为更多海嘉家庭带来更多的亲子关系理念参考。

徐加胜博士

哲学博士,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

曾任北京四中校长助理,北京四中璞瑅学校执行校长

中国教育报首都教育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中国孔子学会国学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社会科学院儒家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海嘉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海嘉天津校区校长

“逆反与听话”

先从两个谈及家庭教育时出现的高频词汇开始说起。

第一个词是“逆反”。所谓的“逆反”通常包含以下现象:孩子不听父母的话,和父母对着干,不愿意和父母沟通交流。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先来分析下“逆反”这个词语背后的隐性内涵。

通常家长可以说孩子很逆反,但是孩子却不可以说家长很逆反。所以,我们会发现,“逆反”这个词只能适用于父母描述孩子,反之则不可。然而当我们去分析子“逆反”的具体表现时就会发现,“逆反”的本质是亲子双方交流的不畅,是双方在思维观念上的一种冲突。当我们把这样一种冲突界定为孩子“逆反”的时候,这说明我们先入为主地规定了家长一方的正确性,这样一种规定的背后是我们的家长本位的思想,这其中有着我们中国文明传统的影子。

第二个词是“听话”。我们常常喜欢这样夸奖孩子:“好孩子,真听话!”但这真的是一种夸奖吗?如果在孩子小的时候,别人夸我们的孩子听话,我们的确会比较开心。但如果孩子已经四十多岁了,别人还夸我们家的孩子很听话,估计我们就不开心了,因为那极有可能是一种讽刺,那是在说我们的孩子是个巨婴:一个具有婴儿心理的成年人,自我而又充满依赖。

认真想来,我们真正追求的并不是孩子“听话”,而是孩子的健康成长。很多家长认为,如果孩子比较听大人的话,他们就会成长得比较顺利,少走弯路。但问题是孩子们终究会独立生活,他们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他们需要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判断。如果孩子总是在听父母的话,那么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又如何建立呢?他们自己的人生又在哪儿呢?因此,培养孩子“听话”应该只是在孩子年幼时的权宜之计,我们要在孩子“听话”的基础上少说话,让孩子慢慢地学会独立思维。孩子们需要听的是他们自己的话,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教育之所以存在而且重要,就是因为人类有新陈代谢,我们始终生活在分离之中:我们的父辈会慢慢地离开我们,而我们注定也会离开我们的孩子。在失去了长辈的照顾与庇护之后,年轻一代是否能够独立生活,是否能够生活得安全、健康而温暖,一切都取决于教育。

儒家传统下的亲子关系

在我们中国人实现生命超越的过程中,亲子伦理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个体生命是短暂的,但是亲子血脉的延续则让个体生命具备了无限与永恒的可能。就如同《春江花月夜》中所云:“人生代代无穷己,江月年年只相似。”“人生代代”就拥有了对抗“江月年年”的可能。

子孙延续原本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状态,但是我们赋予这样一种生物层面的延续以神圣的意味。通过血脉的延续,我们每个人都在生命的链条中获得了不朽的可能。因此,我们极其看重我们的子孙后代,因为他们是我们生命的延续,这是一种炽热而深沉的情感。与这份炽热并存的就是我们父辈对于子女事无巨细的照顾或者说是干预。

在某些时刻,这些干预意味着温暖,而某些时候,这些干预就是冲突的导火素。当孩子慢慢长大,他们独立的生命意志开始觉醒,然而父辈依然习惯于将自己的生命意志附加在他们身上,以爱的名义。于是这份爱就会带给孩子们刺痛的感觉,亲子之间相爱相杀的模式就此开启。

而在以基督教文明为主流的西方社会,情况就会有所不同。在他们看来,信仰的关键在于人和上帝神圣的相连,这是实现从断裂走向永恒,从卑微走向高贵的关键。尘世间血脉的延续并没有信仰层面的意义,而且,信仰就是要超越这种世俗的血缘,去建立和上帝之间更神圣的关联。

在西方文明的背景下,亲子关系有着不同的意味。亲子之间是彼此独立的个体,他们在灵魂上是完全平等的,孩子是父母的孩子,更是上帝的孩子,是上帝借父母的身体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相比于传统中国,西方的亲子关系就显得更加清冷,更加理性,更加尊重生命个体的独立性。他们的伦理亲情没有传统中国那么炽热。

舐犊情深是一种自然的、基于生物本能的状态,但是在儒家伦理的背景下,这样一种天然的舐犊情深被强化了,甚至拥有了信仰层面的意义。而在西方,这种天然的伦理情感则没有被赋予特殊的意义,仅仅是其本来的面目而已。

“逆反”一词带有强烈的中国伦理的意味,“逆反”的背后是父母和孩子两种意志的分岐。然而,我们用“逆反”这个词赋子了这个分域一个特定的判断:父母是对的,而子女则是有问题的。而在西方文化的语境中,父母和子女的意见分岐更多会被描述为“代沟”,这是一个非常中性的表述方式。面对代沟,形成分歧的双方都需要去努力沟通,进而达成相对一致。

应该说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逆反”作为一种惯性表达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父母依然是固执地坚持自己先入为主的权威,这就非常的不合适了,即使我们的出发点是爱。

七分观望,三分守护

构建良好的亲子关系,关键在于家长。在思维层面上,我们需要把所谓的“逆反”看成是一件正向的事情。孩子终究都要长大,他们拥有了一个独立于我们生命之外的个体意志,这是最高价值。在尊重这一价值的基础上,我们再去思考:一个独立的生命意志,如何通过自省和师长的引导走向一个正确的方向。这是第二位的问题。

这种价值的排序并不取决于我们某个人的主观分析,而取决于孩子成长的客观规律。通过很多的教育案例,我们发现,青春期的孩子,面对和父母之间的冲突,他们所在意的往往并不是一件事情如何更圆满、更合理地获得解决,而是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主,尤其是一些在我们看来无关紧要的小事。

孩子终究是要一个人走,他们有自己的生命道路。所有的教育不过是种演练,通过演练,孩子能够达到一个将来独立行走的高度和能力。所以,我们要学会观望。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也没有拥有把问题完全处理好的能力,以我们还要去守护他们。七分观望,三分守护,这就是我们大的原则。

成为孩子的表率

我们很多家长对孩子的爱是炽热的,为孩子付出了很多,对孩子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他们具备成为优秀家长的可能,因为他们有爱,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资源。不过,他们距离优秀家长还差着小小的一步,但可能就是这小小的一步,让他们永远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家长。这一小步就是:我们在爱孩子的同时,需要具备教育者的角色意识。

我们很多家长缺少教育者的角色意识,从而也就缺少对教育问题的思考,只是简单而炽热地爱着,或许也恰恰因为爱得炽热,所以很难跳脱出来,冷静地思考问题,正所谓关心则乱。但是教育的核心是爱和智慧的融合,是以炽热为底色的清冷,仅仅有爱终究是不够的。

一旦家长有了教育者的角色意识,有了跳脱出来反思的平和与冷静,家庭教育就会变得简单而轻松起来:因为家长面对孩子会有表率意识。教育的本质是模仿,而父母和老师又是孩子最容易模仿的对象。因此,一个自然而然的结论就是: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就是身教。

《论语・子路》中有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意思是说:如果为人师长者立身端正,那么不需要刻意要求晚辈、弟子和下属,他们也会行为端正;如果师长本身不正,即使刻意要求晚辈弟子等行为端正,也很难有好的效果。

家庭教育最大的特点就是建立在朝夕相处基础上的模仿与被模仿。孩子就是照着父母的样子学做人,如果模板出了问题,那么后续的混乱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比如说,我们父母都希望孩子热爱学习,勤奋上进,学业成绩好,但是我们需要反躬自省,自己做得又如何呢?如果在晚饭后孩子写作业的时候,父母能拿一本书,可以是专业的“高大上”的,也可以是一本简单的杂志,陪伴在孩子身边阅读;在和孩子散步的时候,可以随意地谈起最近自己读到的一本书,或者是对某件事的思考。很自然地,孩子也会慢慢地被书香与智慧浸润。这其中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家长文化水平的高低,而在于对文明和智慧的一种态度。

我们常常看到很多古代的对联与匾额散落在乡村里:诗书继世,忠厚传家;修身如执玉,积德胜遗金;晴耕雨读等等。这些对联与颀额的背后是中国人的价值判断。这些文明理念通过这些外在的形式弥漫在整个乡土之中,滋养并培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在今日之中国,很多美好的传统出现了断裂与遗失,所以家庭氛围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父母不能用自己的表现来营造出一个合宜的文化氛围,教育就会很费力,效率低下,而且缺少一种润物无声、生机盎然的美,教育本来就应该是美的,是自然而流畅的。

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庄子·外物》有云:“得鱼而忘荃,得意而忘言。”用言词去解释答案就会有偏差,问题本身就是最完整的答案。守望孩子的成长,我们期待着静待花开的美好时刻!

2019-11-05 12:12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