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写在学完TESOL之后: 我把亲子阅读里的那些“雷点”都梳理了个遍!

出于对英语教学的兴趣,以及给孩子正式开展英语启蒙的决定,今年年初,我开始了TESOL for Children(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美国对外英语教学)课程的学习,想从理论和专业的角度系统地学习相关的知识。同期,我还在小花生上搜贴取经“答疑解惑”、搜书单选书“搭脚手架”,这些持续的信息输入在我的亲子阅读实践中,渐渐内化为我的收获和心得,获益匪浅。

虽然此前有过很不规律的诸如童谣、动画片、游戏等的启蒙输入,我家孩子的正式系统的英语启蒙,还是从6月中旬有阅读记录开始的。

结合我自己的英语学习经历和少儿英语教学类学习,我坚信:听说读写,听力先行。目前我采用的主要方式是以大量多元形式的输入为主,鼓励但不强求输出;为了同时兼顾中文阅读和其他玩耍游戏,每天英语音频或卡通片累计时间至少30分钟,亲子阅读至少1小时,其间约30-45分钟是互动式的英语绘本时间。

坚持不易,即使是旅行途中、或是生病期间,阅读可减量但不可没有,是我希望保有的一份“日常鸡血”。对英语启蒙而言,如能英语阅读时间变成和中文阅读一样趣味盎然,不分彼此,就是由Learn to Read 到Read to Learn之路上值得纪念的里程碑。

本文由花友 @Zeorge 发布于小花生写作计划

小朋友当前处于早期输出期,英语绘本阅读大部分时候无需中文解释,能用习得的句型和词汇在某些心情倍儿棒的时候“磕磕绊绊”地表达些许,例如读完Kipper扮演毛毛虫不停吃的那本Book Week一书时说,“I like this book. I am a hungry XX.”,某晚临睡在窗边看见月亮,“Look at the moon! ... is it a firefly? ”。

3个多月以来难免曾有鸡飞狗跳读不下去的时候,这几天在和相熟的一些爸爸妈妈探讨、分享这些日子里通过学习阅读和亲子实践所积累下来的,关于如何持续激发绘本阅读兴趣的心得体会。

自家小朋友很普通,并不是牛蛙,这些时间以来亲子阅读带给我们一家的收获和成长让我有分享的冲动;若能让更多深信绘本力量的爸爸妈妈在此汲取到新的灵感、减少一些折腾时间,帮助更多小朋友步步踏实迈向learn to read and read to learn之路,是我的幸运。

培养阅读习惯:呵护兴趣,激发兴趣

呵护兴趣是原则,激发兴趣需策略。阅读兴趣激发后,可滋生源源求知欲和阅读乐趣,由此潜移默化产生阅读自驱力,就有望使得阅读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曾任英国学校图书馆协会主席的Aidan Chambers在他的推广儿童阅读之作《打造儿童阅读环境》中总结过:

阅读自驱力来源:其一是乐趣(喜欢所阅读的内容而期待再次阅读,并收获相似的体验),其二是分享(与人分享所读到的内容,并在对话中有新的收获,从而持续激发新的阅读好奇)。

泛读精读结合,能帮助产生这样的良性循环。

培养阅读习惯的第一步是呵护孩子在启蒙时较为脆弱的点滴兴趣。任何时候遇到任何困难阻力、甚至“敌方”的负隅顽抗,“兴趣优先,阅读不弃”都是要留意的。尽量不责备,若无其事地调整策略继续推进。

呵护的同时记得“21天习惯养成”原理,再鸡飞狗跳,坚持21天,在你决定放弃之前你肯定能先体会到阅读给孩子和你带来的双份乐趣与成长。

同时,只呵护不激发兴趣,会使阅读深度广度都严重受限。阅读和饮食一样,只读某一类体裁或某种主题元素的读物不会饿肚子,但会影响长期的营养平衡和茁壮程度。所选绘本是否营养均衡,是否兼具fiction/non-fiction体裁,是否涵盖各类主题风格、契合成长需求,都是需要留意的地方。

若是小朋友只听只看所谓自己感兴趣的,我们就需要排查兴趣不足的原因了。

翻来覆去只读那几本?该排查兴趣不足的原因了!

主要可以分为这几个方向:

语言难度:生词太多,远超“最近舒适区”。

安妮鲜花的《不可错过的英语启蒙》书中提及过Five Finger Rule/五指法则,这是北美学校用于教授孩子在自主阅读时评判读物是否是否符合自己的阅读水平的一个方法。

某几天小朋友坐立不安没耐心听读、我忍不住要秒变母狮子时突然顿悟,这个法则对启蒙绘本选择具有可操作性。启蒙初期词汇量匮乏,用于启蒙的英语绘本,最好是看画面就能懂意思的那种,一般这种绘本就是理想的遵从TPR法则的启蒙读物。

同一套分级读物或套装绘本中,有时也难度各异,提前翻阅一下根据语言难度大致排序可以避免触雷。另一方面,虽没生词但句型复杂,听音辨音能力不足。除了受限于听力词汇量,听读时抓关键词拆句、根据语境迅速理解生词的能力也非常有限。

回忆我们自己的英语学习经历,有时即使句子里的主要单词都懂,连成结构略复杂的长句就会听得一头雾水,更何况牙牙学语的孩子。

Five Finger Rule  

五指法则操作说明  

情境障碍:从孩子的视角看一下,绘本里的场景情境,他是否有过切身体验、是否理解。

因为动物和火车元素是我家孩子所爱,我当时购入了Usborne Farmyard系列,这套书讲的是Mrs. Boot和她的孩子们在农场上的生活。

在阅读遇到些许阻碍时,我意识到是因为“农场”情境对小朋友来说有点陌生;而这个情况在我们旅行时去过草原、去过农田之后得到了改善。

此外,像Maisy套装中的诸如Thanksgiving,Valentine's Day之类的节日,我必须告诉自己不要“自讨苦吃”,不能刻意追求刷完整套每本书的成就感。

其实并非需要刻意去体验所有书中的场景,而是说这个要素可以是选择绘本时的一个考量。一般来说,大多数情境场合,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有机会在书中、在生活中、在电视中接触而“体验”到。

理解难度:阅读理解除了受限于词汇量,同时还会受限于同期的认知理解能力。

为了增加库存绘本里的非虚拟类体裁,我前后买过好几套中英文的自然科普绘本。但发现过于细节的科普绘本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还是过于挑战了,虽不排斥听读但效果一般。

低龄启蒙时,我家孩子还是相对会更喜欢自己熟悉的生活和动物元素作为主角,作为调整,我也常常督促自己去做一些孩子这个年龄段能理解、有共鸣的事情,以小朋友喜欢的drilling方式在不经意间把动植物习性信息融入其间。

粲然在她的《骑鲸之旅》中曾提到理解能力的另一视角,这让我非常有共鸣:

日常具象点滴 (人事物,所有可以命名的东西)+  日常抽象体验 (eg. 五官观感,画面图像,衣食住行, 生活旅行的身心体验等) =  理解能力。

具体来说,前者对应的语言中名词性词组,后者对应的是动词、名词、比喻句等,也是感知力与想象力来源,一旦这些日常体验和相对应的语言被充分内化,语言和理解能力就会相应提升。

4. 体裁偏好:对虚构性、或非虚构性体裁有偏好。

每个小朋友的发展路径和天然偏好难免不同,有的孩子某一阵会非常喜欢图片式的识图类,有些很早就开始喜欢故事类。

操作起来,孩子同期喜欢的中文体裁,可以作为同期英语绘本的体裁参考。

如果长期只对某种体裁偏好,比如喜欢字符、识图书籍,较为排斥虚构性体裁,可以排查一下是否是日常抽象体验类的词汇,匮乏阻碍了理解能力发展。如果只有非虚构性分级读物,或者缺乏情境式对话式、虚构性绘本读物,英语启蒙会不会营养不良,永远赶不上中文的理解能力,也体会不到英语读物里的语言之美。

5. 共情元素:绘本里缺乏喜欢的元素,所以不喜欢。

这大概是最容易想到、且排查而过的雷点。

认识一个很超级用心的爸爸,工作烦忙时间精力有限都不遗余力想要给小朋友读绘本,在书展偶遇一起淘绘本时,他很自责愧疚地说不知道小朋友喜欢什么元素。真的是很想帮帮他,当时能力有限,今天写到这里有了新的体会,希望他读到这一段时会有新的收获。

那些你不以为是兴趣点的东西,可能是“共情”点。

孩子喜欢的元素,可以不仅仅是物品,也可以是颜色、声音、天气或某个人物的人设(比如“调皮捣蛋”)。

有一阵子,孩子特别喜欢Thomas & Friends的故事,在Ladder Collection: Thomas & Friends 系列中,孩子最喜欢那个关于Flynn 的故事,以至于每次听到街上的鸣笛声,他都会飞奔到阳台上去找消防车。

Flynn Saves the Day  

他的这一反应让我产生了误解,我误以为孩子喜欢的是消防车。直到某天,我给他换上一件红色的外套,他兴冲冲去照镜子,结合他平时对红色橙色等亮色的颜色偏好,我才意识到他大概是因为红色元素而喜欢消防车Flynn,而不是我默认的消防车。

这本书里的另一个关于万圣节的故事,原本是我直接默认陌生抽象情境、不会喜欢而直接跳过的故事。某天翻书时被停下他指着鸡蛋说“讲这个egg!”,我意识到原来这也可以是共情要素,复活节是什么不着急解释,现在这就是一个找鸡蛋的故事。

Thomas and the Egg Hunt  

意料之外:有时孩子不想读书的原因,是与阅读无关的。

“本宝宝吃太饱了今天“,“累了困了心情不好...”,“这个椅子不舒服...”,有时候这些可能是被忽视的原因,让你误以为他对某本书不感兴趣。当时读到粲然在《骑鲸之旅》里写,亲子阅读的经验之一就是快乐地接受失败,感慨真是个接地气、有韧劲的妈妈。

激发英语阅读兴趣:我有这大对策!

1. 词汇积累于无形:回忆一下小朋友牙牙学语由开始叫爸爸妈妈、简单指物,然后用短语结构开始使唤你拿这个那个,之后第一次用短短的、但是很标准的整句和你说话的过程。

确实,这个过程是可以同样复制在英语启蒙中的。美国婴幼儿语言研究专家Barbara Pearson在她的《培养双语儿童》一书中用实证论证过这一点,儿童所具有的天生语言学习天赋使得他们有非常强的语境理解能力,只要保持持续的可理解性输入,不需要依赖母语,就可以直接建立一套新的语言系统。

对生活在中文语言环境里的孩子来说,母语中文不可避免已经成为他的强势语言,我能做的就是参照母语习得过程,尽量用沉浸式的输入方式使得他在自己的小脑袋里尽快建立一套英语语言系统——英语可以有类似母语习得的相似输出路径:“词汇-->短语-->短句”。

基础词汇量对启蒙阶段的输入效率很关键。这并不意味着一开始只需要用单词点读等方式进行“单词性输入”,而是要 contextual input(语境式输入),后者比前者多得的那份“context 语境”,可以培养提听力辨音与关键字抓取能力,也可以使得他更为自然地过渡到输出时期的应景表达。

试想一下,相比指着苹果图片说“apple”,是否是“This is an apple.”或者“What is this? It's an apple!”这样语境式的输入更具远期效用。无论用什么绘本或素材,一开始要多抓取小朋友能理解的、感兴趣的、互动性强的词汇进行互动加强,如果什么单词都听不懂,压力实在山大自然和你说“太难了,说中文!”。

Brainstorm下适合语言启蒙的相关主题词汇: 颜色大小、动物植物、数感思维、五官肢体、食物饮品、自然天气、交通工具、日常起居等。 可针对初阶可选的主题词汇,选择相应的书;或拿起一本书,抓取这些元素加强拓展。母语习得过程,也恰恰是依靠这些主题词汇打基础的。 兴趣优先,吃货可以从“食物”开始;车控可以从“交通工具”起步。除了分级读物和Oxford Potato Pals这类教材式绘本,如廖彩杏书单所大量引用的,Eric Carle爷爷的绘本之所以经典,正是因为其采用小朋友所喜欢的重复(drilling)元素和动物元素,既激发了阅读兴趣,又实现了高效的主题式词汇和句型输入。

2. 读不了时唱起来

我一度困惑,只靠分级读物真得够吗?这些阶梯性的材料,本是被设计用来作为欧美国家儿童学习自主阅读的。因简单易懂 、系统化,而被我们作为了小朋友学习外语时的启蒙性读物。

记忆犹新,翻开海尼曼的第一本 At the Market,结果人家一脸不屑。牛津树倒是接受度高一些,但如果没有海尼曼这样的分级读物来积累基础词汇量,我的宏图伟业早晚要受阻吧。

某天开车出门,我和爸爸聊着天,坐在安全座椅里的娃突然手舞足蹈,“Apple juice! Orange Juice! ”。老母亲差点误以为吃货无师自通从apple进阶到apple juice,其实是车里滚动播放的WeeSing专辑在唱的歌词被他抓到了新的内容。

之后搜到Child's Play的童谣系列时,如获至宝,一本本借来。例如那本《Down by the Station》,以前只是跟着一起听,歌词听得囫囵吞枣,现在对着绘本看到歌词,火车、公交车、拖拉机、卡车、出租车、消防车一辆辆开过来,唱起来趣味翻倍、输入效率翻倍。

Down by the Station - Lyrics Page  

Down by the Station - Visual Page  

确实除了互动性强的纸板书,语言生动的童谣韵文最便于激发兴趣。看看感兴趣的童谣是否有对应的绘本,或朗读、或唱读,关键词汇加强反复,不用逐字翻译。对语言沉默期的小朋友来说,整句跟读难度不小,毕竟发音方式、抑扬顿挫等和汉语有太多不一样。

相对开朗性格的孩子,尤其谨慎性格的孩子会更不愿意在不理解的情况下进行语句模仿。如果不愿意跟唱整句,交给他负责唱主题词汇、象声词汇、任何能带动他参与互动的都可以。等他胸有成竹了自然愿意唱读更多。

之后可由童谣渐渐过渡到韵文,这些体裁还有一种独具的优势,即富含抑扬顿挫,语言韵味美,有助培养自然拼读所需的音素能力。回忆自己学习英语时最趣味最特色的一种课堂听力练习,就是听歌曲、填空歌词。当时只是佩服老师很有创意,现在理论联系实践后知道其间的奥妙,这是一种可以培养辨音和语感能力的趣味练习。

3. 丰富化生活体验

试试把逛商场和商业亲子乐园的时间留给别处,多走多看,不是只有标注“儿童”字样的地方才适合小朋友。

还记得粲然写的么,理解能力的源泉来源于通感、足够丰富的生活体验。我的理解是,丰富体验并非一定是高消费的,日常点滴足以让我们积累各种情境和场合的体验机会,例如菜场集市、公共绿地、花鸟市场、书店图书馆、博物馆等。

下雨天除了佩奇式踩水塘法,也可以去小区花园里找蜗牛;或者周末公共交通出行,也可能比平时多一些机会看到更多新鲜的人事物;即使远行旅游找地方歇脚时,如果顺路何不搜索一下附近有否文化故居、古村落或公园。大多数地方其实都可以顺路溜达下,有些地方有些事情,可能要去很多次才能记住或有感觉。

默默地注入“鸡血”就好。而对吃货来说,可以给他进厨房参与的机会,介绍食材做点力所能及的,例如打个鸡蛋、给个电子秤负责秤面团、做pizza做Scone放topping,下次绘本读到Maisy做蛋糕时感觉就不一样了。春播秋种,很简单的阳台种植,哪怕只是简单的小葱或者樱桃萝卜,都是接地气的生活体验。

英式点心司康饼,可以吃的“橡皮泥”,何乐不为?  

4. 兴趣i+1式路径

小朋友说“我不喜欢”、“太难了”的时候,应该怎么应答?我自己很少在小朋友面前说“你不喜欢这个吗”,而是说“你更喜欢Maisy,是因为他是小老鼠还是因为他和你一样喜欢Lemonade?”

我希望可以籍此知道,除了老鼠元素本身是否有我不知道的兴趣元素,以此继续拓展出新的元素。有时他囫囵应答,有时能说出新的收获。反正猜不对就继续猜。我也会说“你可能还没发现XX有多有趣,下次我们再试试。”“XX太难了”也是家里的禁忌语之一,如果需要我应答我会说“没关系,其实这个很有趣,虽然有点挑战,我们可以试试想办法搞明白。”

关于绘本阅读、英语启蒙,“兴趣i+1目标”就是兴趣滚雪球:从少量的兴趣起步出发,驱动挖掘更多兴趣点,不乏深度与广度的阅读才能滋生更多盎然趣味。刚开始找英语绘本的时候,我是从“公交车/火车/熊/狗/食物”这几个很有限的元素开始的。可以说这也是我最开始选择Eric Carle、Thomas、Maisy、牛津树和Penelope动画片启蒙的主要原因。

而当小朋友在Carle爷爷绘本里看到更多动物,在托马斯里喜欢上韵文的美妙,在牛津树里看到Kipper,在Penelope里看到他吹奏小号并表现出对浓厚兴趣之后,我选择绘本的主题元素就拓展到几乎所有动物相关、有点小调皮的同龄小伙伴人设、各种童谣和乐器相关。兴趣元素是可以在阅读过程中不断挖掘拓展的,也可能因为生活体验的丰富和认知能力的提升而不断深化。

亲子阅读也好、英语启蒙也好,相较跟着书单虔诚地读,我更偏好的方式是在开始读的同时,先自己去探索学习一下知道绘本有多少类别、为什么要读、怎么读。

个人拙见:现在的很多公号书单、著名英语启蒙书单,都“功利有余、营养不足”,功利指的是书目内容和目的,也指的是书单目的 。你可曾见过什么书单不遗余力地给你介绍一本单价20元,出自默默无名作家之手的绘本?

我曾经也是双十一时照着书单一本本往购物车里放,带娃碰到新问题时就搜本著名绘本,来一遍“洗脑”程序。起初逛书店绘本区也并不觉得陌生,那里满是书单上熟悉的经典推荐。直到某天在儿童图书馆和社区街道图书室,才发现别有洞天。

相较情绪管理、思维启蒙、专注力培养、自然科普等热门元素绘本,那些巧思有趣、富含想象力、不功利地任由你读、娓娓道来的绘本更应该在启蒙时期的书架上拥有自己的位置。

小红与小黄 - 插页1  

小红与小黄 - 插页2  

买绘本:去功利,读营养

“去功利,读营养”,中文阅读如是,英语绘本亦如是。英语绘本不只关乎语言启蒙,语言所引向的是中文绘本暂时无法给予的更多养分和另一个视角。启蒙时是Learn to Read,心头期待的是Read to Learn。

都说静待花开,这番“静待”于我这不是真的毫不作为,而是愿意选择耗费更多的时间、走一条可能看上去更曲折的小路去做好一件事,用这种心安理得的“慢”去治愈被社会性的“快”所焦虑的心。我不知道对小朋友来说,宫西达也《小红和小黄》里什么让他共鸣,对我来说,慢性子的小黄所选择的那条小众曲折的小径,就是来提醒我这个急性子、易感染焦虑体质的。

5. 游戏化绘本时间:

我其实不是一个天生很善于和小孩游戏的妈妈。用甜甜糯糯温柔的妈妈口吻,甜言蜜语地说着baby用语,把孩子哄到绘本前,偶尔可以,倘若要天天我肯定比孩子更早罢工。

之前也看到一些妈妈分享的绘本拓展互动游戏,对激发阅读兴趣和加深理解很有帮助,而需提前准备这一点对当时受困于诸多琐事、分身乏术的我来说略有挑战。好在绘本的读法不只有一种,家里的这个男孩对夸张浮夸的象声语气词、抑扬顿挫的韵文童谣、不按常理出牌的即兴游戏的接受度颇高。

来点仪式

一个刚开始读英语绘本时我用过的方法。小朋友那阵刚知道机器人,我就佯装自己机器人,按钮自己(爱哪儿哪儿)“Du! English Time!”,也按他一下“Du! English Time!” 

如果中间他走神、或者知道怎么说却偷懒不用英语的地方,我就再Du他一次提醒,"DuDu! English Time!" 多少有点用,当然当他知道Chinese这单词后,他就有了新招“Du! Chinese Time!”。

不过我会说“Mama is in English Mode. Maisy is in English Mode. Are you in the same mode with Maisy?”我管我继续装傻,顺带给你输入点新鲜词汇和句型。

动物玩偶

绒毛玩具、或是更灵动的手指玩偶们,手感柔软、略带笨拙感,可以激发小朋友们的带入感和亲切感。这些是他们的同党、而不是局高临下的父母和老师。

有时小朋友不愿意和父母英语互动,却愿意和玩偶说。 找一个小朋友喜欢的玩偶放在一边说一起听故事,或是以玩偶的口气读简单绘本,或是鼓励小朋友教玩偶念、和他互动,多种方法可以试试,更多方法可以创新,对启蒙三个月内的、或中班前的幼儿们尤其管用。

这一招是学习TESOL课程里受到的启发,在我家当晚实践运用就奏效了。最初的一个多月,每晚读英语绘本前,他都会主动招呼他的某只红色小刺猬玩偶坐在他对面,“Hedgehog,English Time!”。有时坐不住走神了,我会用小刺猬的口吻提醒他。(当然小刺猬不是万能的,还是坐不住就得倒带回去排查下兴趣雷点看看是否是其他原因)之后某天读完了绘本才意识到他今天没有督促小刺猬端坐,就想兴许他想当那只端坐的小刺猬了吧。

不TPR?

全身反应法(Total Physical Response,缩写TPR),是美国James Asher教授在1960年代提出的一种语言教学方法, 倡导把语言和行为联系在一起,通过指向图像实物、或者身体动作教授语言。通过这种不用母语来解释外语、不依赖母语翻译的方式,能够实现更接近母语习得方式学习外语。

显然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不免颇有难度,也对读绘本者的语言要求很高。记得读汪培颋和廖彩杏时,她俩在这方面观点并不一致,一个说先逐句翻译、三次后不念,一个说不用念直接来。这俩方法我都试过,我还曾经指挥爸爸乖乖运用,前一方法让自己都听得“精神分裂”,后一个对“加速鸡飞狗跳”亲测有效。

同时结合Krashen教授所提出的简约又富含深意的“i+1 ”(Comprehensible Input可理解性输入原则),我自己的应用是,词汇量非常有限的语言沉默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中文,越少越好;完全不用太不现实, 整本翻译故事概要、整句翻译关键词、而不是逐句逐字翻译,否则会过于依赖中文去理解听读。

读英语绘本的最初期,刚看到封面时,我会用中文和小朋友讨论这本的大概内容“你觉得这本书讲什么?”,或者引人入胜式介绍一下、让小朋友带着兴趣读“这是一本关于xx去树林里的书,我们一起来看看他遇到了哪些小动物?最后发生了什么?”绘本因为有画面的关系,本身是遵从TPR法则的,当画面不能其义自见的时候,适当中文补充一下无妨。

如果英语朗读时,小朋友并没有排斥,不要自作多情地用中文过多解释;想知道他是否理解听懂,可以用互动式的英语对话替代直白的中文翻译,最好不要用压力路线的“你听懂了吗”来进行测试。

简而言之,中文运用越少越好,越来越少,这样到了小朋友进阶到短句式的早期输出阶段,可能就可以全程开启英语互动式绘本阅读模式了。

因材施教

在学习TESOL时候,有两种著名的学习类型方法对我很有启发。以下对我来说,更多是因材施教时的参考框架,而不是执行准绳。

1)三分法:听觉型,视觉型,动觉型。

该分类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更为倾向的、效率更高的学习方式; 大部分人可能同时侧重一种或兼具两种类型,其间,人群中听觉型或视觉型学习者都较多。并不是说只利用某单一通道进行学习,而是说这一个感觉通道可能可以比其他通道获得更高的学习效率。

同时换个角度看,也可以借助所擅长通道去带动另一通道的学习。过于依赖某种学习方式,完全不善于其他方式,有可能会制约长期的学习效率;尤其考虑到传统授课式课堂,利于能力较为均衡的听觉型和视觉型学习者;对过于偏向动觉型的学习者是最为不利的。

所以,对一个偏向听觉、不善动觉得孩子来说,可以利用童谣让他动起来跳起来。对一个偏向动觉、不善视觉的孩子来说,可以让他看图模仿动作、演绎绘本角色、或是在地板上铺开图片玩找一找游戏,满足他动作需求的同时,促进他的观察力、在游戏中增进理解并学习。

2)Intelligence Type 多元智能模型: 哈佛教育心理学家Howard Gardner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同时拥有相对独立的多元智能,而这些相对独立的智能并不是绝对孤立、毫不相干的,而是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有机地组合在一起,使得每一个人的智能各具特点。

显然,这一模型框架比前一种三分法兼具更多学生智力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对教学、或者眼前的英语启蒙绘本阅读而言,也提供了实战性很强的借鉴思路。 根据小朋友的不同特点度身定做相应的游戏和练习类型,可以使得启蒙输入更为高效。

篇幅所限,如下先分享TESOL课程里所提及的,多元智能模型概览和英语教学应用。以后有机会再对此单独展开。

Intelligence Types' Classification

Intelligence Type理论,在英语教学中的应用方法

静待+鼓励

小朋友最早开始用中文说有意义的叠词、词汇是大概是什么月龄?二语习得的发展阶段已经应证,没有与生俱来就能模仿中文、并进行有意义表达的小婴儿,同样也要静待,不用强求刚开始听读英语绘本的孩子就要跟读或者主动输出。尤其在3-6个月的语言沉默期里, 兴趣优先,鼓励而不强求输出。

我也曾纠结过是否要求小朋友跟读,因他喜欢互动,所以当我发现他开始不排斥模仿发音时,我让他跟读标题里的关键词、文本有让他感兴趣的象声词、语气词或者主题性名词,但我并不要求他整本跟读、甚至复述。

0-3岁年龄较早就开始进行英语启蒙的最大优势,是有足够悠闲的时间静待、且可以更从容的速度阅读除了分级读物之外的童谣韵文和故事性绘本,体会更多英语语言美、绘本之童趣。

后记

回忆一下小朋友牙牙学语说中文时,如果他饿了说“我吃饭”的时候,你不会因为他没说“我要吃饭”而和他较真吗?

我们真的要忘记那种传统的中译英、字典式英语学习法给我们带来的种种陋习。如果英语绘本阅读可以不是严肃严苛的、追求现学现会的课堂,而是融语言学习于亲子互动时刻,何乐不为?

以Eric Carle爷爷的Polar Bear, Polar Bear, What Do You Hear?举例,如果能力尚在“词汇阶段”,在读完绘本的时候,可利用最后一页和他玩找动物的互动游戏,“Where is the Polar Bear/Flamingo/XX...?”“What animal is red/blue/orange?”等能够主动说动物名了,读绘本时小朋友负责填空动物名。

一本绘本如此,多本绘本如此,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的积累,就能把更多内容交由小朋友念出来,由跟读复读,到主动念,就是一个往短语和短句进阶的过程。不用局限于名词或词汇,试试看,Oh no /Woops /Hooray /Splash ...之类的象声词、语气词有时候更能激发互动式阅读的兴趣。

至于“i+1”可理解性输入原则,这个包括盖兆泉老师在内多本著名英语启蒙绘本经常引用的理论,浅显易懂、常看常新。所谓i + 1,i 代表习得者现有的水平, 1 代表略高于习得者现有水平的语言材料。这一原则,不仅是选择读物时的一个准则,也可以推导成为鼓励输出时可灵活运用的策略之一。 

当我清单上的诸如动植物、颜色数学、食物饮品、交通工具等各种主题式基础词库已经输入听绘本的小脑袋里时,我开始排列组合这些主题词汇,或是在这些词汇上添加形容词、动词等,把互动句型变得略微复杂的i+1。由此进入“短语/短句阶段”时,绘本阅读时的互动自然更多元了。

2019-11-21 20:32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