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送娃上幼儿园,娃没哭我哭了

因为突然的工作决定,我和仔爸陷入了同职场爸妈一样的困局——娃究竟该如何安放。眼看着蛋挞仔将满3岁,思来想去觉得送他上幼儿园是相对较好的解决办法。但此时幼儿园已经开学半月,住处附近的理想学校早已没有名额,无奈只能急慌慌地选了所还愿意接收的。我们以为总算能松口气,没想到战争才刚刚开始。

难熬的第一周

第一天

这天已是周二,上午我们急匆匆地办理了入学手续。老师趁着蛋挞仔对幼儿园的新鲜热乎劲儿,很顺利地把他领入了大部队之中。我徘徊许久,不舍得离开,远远地偷偷地注视着他小小的有点好奇又有点茫然无措的身影。他在操场玩得起劲儿,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内心禁不住百感交集。

从蛋挞仔出生到现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从未经历过如此彻底如此长久的分离。我第一次把他交了出去——于他而言完全陌生的世界,第一次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他。我黯然神伤,鼻子酸得要命,眼眶再也圈不住眼泪。只庆幸自己带了眼镜,赶紧悄悄地胡乱抹了抹。后来看他被老师带进教室,我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去。

回到家中我如坐针毡难以安稳,想象着他转身后突然找不到妈妈而害怕哭泣的场景,忍不住担忧伤神。中午时老师发来一张委屈巴巴的照片更是再次触碰我的泪点,天啊从来没有见过孩子这副模样。

在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中,终于到了放学时间。我偷偷地站在门口,刚好看到蛋挞仔冲向老师,带着哭腔喊着“我要找妈妈”。我赶紧推开房门踱步过去,迎上孩子惊喜的目光和张开的小手。我紧紧抱着他,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

第二天

早晨开开心心地把蛋挞仔送到教室,临走时被他突然抱住。伴随着眼泪的是他小声的祈求,“妈妈不要走,妈妈陪着”。我红着眼睛忍痛把他交给老师,在哭声中狠心快步离开。

接下来一整天,我厚着脸皮打扰老师,不停追问孩子的情况。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只能煎熬到下班时间赶紧冲回去看娃。听到他沙哑的嗓音,我的心切切实实地疼了,不敢想象他经历了什么哭了多少次。

到了晚上蛋挞仔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开始一遍遍说着“我不想去幼儿园,不要去幼儿园”。睡前上演哭闹大戏,直至深夜才得以入睡。

第三天、第四天

第三天,凌晨4点多就被蛋挞仔从床上拉下来,去到客厅画画、玩耍。到了清晨,果然开始哭闹不愿上学。经过好一番的安抚,才勉强将他送至学校。

第四天,凌晨3点醒来,一直嚷嚷着“我不要去幼儿园,我不想去上学”到4点。然后可怜的我又被拉下床来在房间到处溜达,斗争到5点终于将他放倒勉强继续睡了1个小时。不出所料,早晨在幼儿园又一次上演了离别大战。

接下来周六周日不用上学,他似乎开心地很。睡眠顿时好了很多,笑容也多了一些。下个周会是什么状况,我也是拭目以待。

可怕的分离焦虑症

头一次,我体会到分离焦虑的威力。

安全感系数猛降,变得非常非常粘人(主要是粘我)。从回到家至睡觉这段时间,我必须每时每刻出现在他的面前,否则下一秒钟就是嚎啕大喊。

睡眠质量变差,作息混乱。自从入园,每天凌晨4、5点起床,拉我一起在屋里溜达。心血来潮再读本书画个画啥的,老母亲心里真是苦……这些天我也是严重缺乏睡眠,上班全靠意念支撑。早醒就算了,夜里还睡不踏实,半梦半醒间都在叨叨“我不想去幼儿园,我不想去上学,妈妈在哪里,给妈妈抱抱”。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情绪变得不稳定,易哭执拗,笑容频率直线下降。想起他上学之前每天多开心啊,到处蹦蹦跳跳欢声笑语。如今听到“幼儿园”这三个字都能变得马上紧张起来。

然而除了娃,我也正深受分离焦虑之苦。所有人都说,孩子有自己的路要走,这是他踏上这条路的第一步,你首先应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能更好地帮助孩子渡过这个难关。于我,这更是一道坎儿,我必须自己先迈去。

梦龙乐队有首歌Natural写得真好啊,摘译自别处:

你正站在悬崖的边缘 

扬起头来

因为你生来如此

拥有坚如磐石的心脏

你必须学会处变不惊

方能在这世界找到一方立足之处

关于蛋挞仔麻麻:硕士妈妈,家有3岁淘气男娃一枚。关注幼儿心理健康,分享育儿好书好物。前路漫漫,愿始终有你相伴。

2019-09-22 19:11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