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如何消除非理性思维?(二)悦纳自己、接受不完美的曾经和负面情绪

第三谈

悦纳自己、接受不完美的曾经和负面情绪

1前言

上一谈我们讲到处理好生活中的关系是使我们幸福的关键,文章以小戚在处理婆媳关系、夫妻关系中的二元思维和以偏概全思维为例,说明只有及时地识别自己的自动思维,改变我们顽固的、功能不良的核心价值观,我们才能更好的与亲人、朋友、恋人沟通、相处;才能更好地将我们的爱传达给他们。(原创  如何消除非理性思维(一)幸福的关系来自对负面思维及时、正确的识别和评价)

可是这些负面、让我们焦虑不开心的思维模式都是如何形成的呢?是在我们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我们应该如何根本地改变这些思维模式呢?

2青春期的自卑和成年后的世界观

1.1“我认为我只有有钱了才能得到大家的尊重和喜爱”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亲口对我说的。

他家里条件优渥,小学起就读于北京一个著名的私立学校,学费十几万(这是十多年前)。

父母虽然可以给他非常好的条件,却因为他们的价值观——一定要锻炼儿子勤俭节约的习惯,于是平时给他非常少的零花钱,大概一个月不到两百块钱。

一个月只有不到两百块钱的零花钱,让他在同学面前感到十分自卑。

不仅一个月都不能买一回新衣服,他五六个月才能负担得起一次理发,任何在其他同学眼中司空见惯的消费服务,在他眼里,都是奢侈品。

比如有次班里想置办一个耐克的班服,需要每个同学交一百多块钱,他因为囊中羞涩愣是没有参加。

普通学校都有攀比,更何况是北京的私立学校。

在大家都穿着光鲜亮丽、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享受美好的中学时光的时候,他因为长时间不能理发、没有钱打扮自己而看起来邋邋遢遢,没有零钱也使他无法参与和其他同学朋友的聚会等需要花钱的社交活动。

长此以往,他只好避免社交,把自己孤立起来,远离人群。

外表和行为上的不合群,也让他渐渐地成了同学眼中的怪人、被非议的对象。

因为青春期这段十分心理受伤的经历,“体面”成了他成年之后心中的痛。

在他父母给他几万、后来几百万一年的零花钱之后,他十分注重自己的穿着打扮,也会对其他人的穿着打扮品头论足。每当他谈起自己的女朋友,讲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她家里挺有钱的,她也长得很漂亮”等等关于对方条件的话。

“我认为我只有有钱了才能得到大家的尊重和喜爱”就是他的核心价值观。

可现在再多的金钱,也不能抹去他在青春期时形成的自卑。他对金钱的运用也常常在两个极端徘徊——要么十分吝啬,要么大手大脚。他需要用消费来填满自己内心的匮乏感,比如他会在吃饭的时候点过量的食物,因为曾经连买零食的钱都没有。

这个故事你可能很熟悉。

许多真实体验过饥饿和食物上的匮乏感的40、50后,都有类似两级的消费观——要么节俭到吝啬,要么有囤积癖好、有钱了之后大手大脚花钱的报复性消费行为。

我听过的一个最夸张的故事,一位60后因为小的时候经历过大饥荒、挨过饿,有在家里屯米的习惯,一袋袋米要摞到天花板那么高——即便家里没有几口人、这么些米根本吃不完,就算是看着它坏掉,他也需要这一袋袋米来填补他儿时挨饿经历带来的不安感。

但是40、50后万万没有想到,在物质丰富的95后身上,却能看到与他们一模一样的童年创伤和安全感匮乏。

上述我朋友的故事,在我的身边十分普遍。

不少父母,为了刻意锻炼孩子的独立能力、自律能力、勤俭节约的能力等等,在孩子还没有从父母那里获得足够的安全感、感受到足够的爱的时候,就被逼着面对匮乏感带来的不安。

“是个男子汉就要勇敢!”“你不自律终将一事无成!”“你怎么可以这么懒惰!”

这些冠冕堂皇的形容词伤害了多少稚童幼小的心灵,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一颗深深的不安的种子。

为了讨好父母,他们只有用自己小小的生命去拼命努力,达成父母对一个成年人的期待。父母对他们来讲,不是爱的象征、更不是能给予安全感的温暖港湾,而是一个需要百般讨好的对象,与父母的关系也不再是亲子关系,而是一个老板与下属的关系——我需要自己努力达成条件才会得到奖赏的关系。

你可能说,“穷养儿”这并没错啊,我要锻炼孩子精神世界的富足,而不是让他贪图物质上的享乐!我要锻炼他成为独立自主的能力,不然长大他就不会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了!

可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讲,他真的分得清精神和物质的区别么?当他周围的环境十分富足的时候、只有他饿着肚子的时候,他想的起来自己要去追求精神世界么?当他感受不到来自父母的爱、内心充满不安感的时候,他又如何做到真正的精神独立呢? 

对于很多孩子,物质上上的匮乏就等同于精神上的匮乏。

很多父母忽略的是,学校,即便是小学阶段,也是一个小社会,成人世界的价值观会滴水不漏的传递给孩子。

成人世界尚且崇尚金钱权利,孩子的世界就更不可能免俗。

当面对来自同伴的压力,当只有他是一人孤零零的、被人群排挤,他便只看得见自己被排挤了的事实和被孤立的感受。比如我的朋友,因为青春期缺乏物质条件使他不能在他的群体里正常社交,导致时至今日,虽然他已经没有了金钱匮乏,他在与人相处上依旧背负着很重的心理压力,他总是担心自己是否好、是否足够体面、是否能得到他人的尊重和喜爱,他也觉得在人群中得到尊敬和喜爱是和金钱地位正相关的。

1.2你是领导还是爸妈?

很多父母出于好心,觉得要趁早培养孩子独立、自律、勤俭节约的美德,然而为了自律而培养自律,往往是揠苗助长。

许多父母像领导管教下属一样教导自己的孩子,“去!把碗洗了!”“你要是今晚背30分钟单词,我就奖励你看一个小时iPad!”“你要是期末考试数学没有90分,暑假去迪士尼就不要想了!”

由父母的这一系列行为,很多孩子从小就深切感受到,父母对他们的爱是有条件的——考出高分、比赛获奖、在叔叔阿姨面前举止得当才能换来父母的奖励和注意力、能自己做主的自由、和父母一起的亲子时光。

父母就这样将自己的爱明码标价、展示给孩子。

在名叫“父母亲情与爱”的商场里,洗碗可能是五块钱,举止得当是十五块钱,期末考高分就多了,得有一百块钱!

不同额度买来父母不同时长、不同程度、不同项目的爱,五块钱的洗碗可能换来一句夸奖,但我要是期末考了年级第一,能换来父母在一段时间内的夸奖、关心、认可、陪伴,还有实在的金钱奖励。

孩子就像完成一个个KPI一样,努力完成父母明码标价的期待,以换取心理和物质奖励。

许多父母在老年时抱怨,为什么孩子光会给自己买房、买衣服、买保健品,却从来不来看自己?为什么一门心思都扑在工作上从来不回家?为什么孩子有什么都不愿意跟父母交流?

是你定下的KPI,孩子的job description里写清了多少劳动换多少收益的条目,他已经习惯了KPI换心理满足,而给钱已经完成KPI了,你还期望孩子做什么呢?

这不就是我们周围的现状么?

无数父母与孩子建立领导下属的关系,将自己的关心、支持、爱护明码标价成KPI,用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孩子需要按照父母设计好的目的去行动,否则就是“懒惰”、“不思进取”、“颓废”、“一无是处”。

这就是心态错位的中国家庭现状。

而孩子会觉得,当我连我的父母都不能信任,这个世界我还能信任谁呢?

当我都需要努力去赢得父母的爱,那对其他人我难道不需要努力更多么?

所以,错位心态产生错位焦虑。

孩子从小在一个压力很大的环境里长大,长大遇事也很容易压力大;孩子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没有安全感,面对其他人或事会更加没有安全感。

比如对于我的朋友而言,他之所以会经历这一系列物质匮乏,就是因为父母从不考虑他的生活环境、他的立场、他的感受,总是很固执己见的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就是最正确的。物质的匮乏本身导致心理上的自卑,又被父母对他常常的呵斥、责骂加重了。

在他印象里,父亲对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个懒惰的人!终将一事无成!”

于是他现在也会常常怀疑自己、否定自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2如何解决童年创伤?

2.1与自己和解、找到自我

“你想做一个怎样的人?”我问我那位朋友。

“我想做一个顽强的、内心强大、很有力量的人,我希望能修正我过去给我带来的这些缺点。比如总是点过量的食物这一点。”

“如果你再回到你初中的时候,面对那时的自己,你会说什么?”

 “我对他无话可说,我对他都不忍直视。如果你见到当时的我,也会觉得这个人是令人无比反感的。”

“可你现在之所以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你还能正常的社交、学习,不正是那个孤僻的你保护了你。如果不是那个孤僻的你将你从人群的非议中隔开、给你力量,你现在也不会是这样好不是么?”

“嗯,你说的对。”

“你要谢谢他,感谢他在那种情况下保护了你,给予了你力量,成就了现在的你。”

“嗯,我是应该感谢他。”

“如果你现在回到过去,看到当时的你自己,你会说什么?”

“我还是无话可说…但是我觉得他会懂的。”

我们都经历过不是很开心的过往,儿时的我们面对社会、面对自己也总有手足无措、不成熟的时候,这些经历往往让我们感到后悔、懊恼、不安、焦虑。想起这些不开心的往事,会让我们陷入现在的自我与过去的自我的拉扯中,而这种拉扯会进一步消耗我们的能量,让我们不能专注于当下的生活、学习、工作。

唯一的办法是,与自己和解,接受过去的自己。

因为否定自己的过往,便是否定现在的你。

如果没有当时的你,会有今天的你么?

如果不是那个不成熟的你,保护了你脆弱稚嫩的心,会有如今更加强大、有力量的你么?

我们的过去已经成为现实,过去带给我们的伤痛也无法修正,只能悦纳——心甘情愿地接受。

而对于过去,我们最需要学会是感恩,是感恩自己,对曾经自我的付出——这便是找到自我。

找到自我,才能真正有力量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扮演我们应该扮演的角色。

当你找到自我,也不再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拉扯,也会有更多精力专注于提升当下的你、专注于当下的事儿、专注于眼前的人。

专注,才能让我们发现,生活原来是如此精彩,世界原来是如此美丽。你会突然明白,人生不是一个接一个的目标,而是一段接一段的旅程,每一段旅程沿途都有美丽的风景。

创伤都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痛苦提供能量,愉悦指引方向,恐惧决定边界”。

你会发现许多企业家和成功的社会活动家童年都经历过许多苦难,而当他们正视自己的童年创伤,将创伤化为前进的燃料,他们在成年之后都散发出了极大的能量。 

举个例子,世界顶级超模吉娘娘(吉赛尔·邦辰),在小的时候就因为个子很高、又瘦得跟麻杆一样,常常被同学嘲笑。而她的双胞胎姐姐,却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

少年时期的邦辰总是有一股男孩子气质、一副高冷孤僻无所谓的样子,这种气质后来也成为星探看上她的原因——她的美总是带一些犀利、一些个性、一些倔强。

▲吉赛尔·邦辰和姐姐(左为邦辰同胞姐姐,右为邦辰)

▲T台上的吉赛尔·邦辰

模特界不缺面容姣好的人,更不缺身材高挑性感的人,但邦辰作为超模界一姐之一,能在不停推陈出新、吃“年轻饭”的模特界拥有稳固的江湖地位,不仅仅是靠美貌、身材,或是资源、机遇,更是靠强大的内心、笃定的心智和能看破竞争的智慧。

邦辰虽然退出了模特界的江湖,但江湖上一直都有她的传说,她也一直活跃在其他领域。

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一走,被无数人形容有“一人自带千军万马”的气势。

▲吉赛尔·邦辰为里约奥运会开场

无独有偶,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正是因为童年时经历过生活的窘迫,以及父亲受伤却没有医疗保险带给家庭的窘境,在创立了星巴克之后,严格落实了给员工的医疗保障项目,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临时员工,只要为星巴克工作,都可以有一份心安。

▲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 · 舒尔茨 

在学术界,你会发现许多做民族研究(ethnic study)的社会学家为非裔美国人,正是因为自己非裔的身份在成长过程中感受到的不友好,他们致力于种族、民族平等的愿景,为消除种族歧视奉献自己的力量和研究成果。

我们儿时经历的痛苦会给我们提供极大的能量,成为我们灵感的来源、人生的源动力。

当我们坦然直面自己的负能量和伤痛,便能不受负能量所累,并将这些负能量转化为推动我们不断前进的、强有力的推动力,推动我们不断探索新的世界、不断成就更好的自己。

2019-11-27 23:53
精彩回帖
全部回帖
暂无回贴
回帖
© 2020 一度甄选 京ICP备13017105号-3 举报邮箱:jubao@yiduzhenxuan.com 公司名称:北京帝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2016号